古诗大全

古诗大全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诗词 >

和孩子一起学文言文(74)——西门豹治邺

古诗大全 时间:2022年06月20日 13:09

《史记》里面说: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三不欺的故事流传至今、影响深远,虽说结果都是不欺,但达到不欺的方法却各有侧重,其中蕴含的理念颇可玩味。我们今天先来学习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的故事。

先来介绍一下背景,西门豹是战国时期魏国人,魏文侯时任邺令。初到邺城时,他拜访乡里长老,询问民生疾苦。百姓告诉他:苦为河伯娶妇,以故贫。

原来,流经当地的漳河经常发水,一些地方官和巫婆神棍们勾结起来,谎称得经常为河伯娶亲以安抚河伯不发怒,每年借此赋敛百姓,收取其钱得数百万,用其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余下的则与祝巫共分。他们看到百姓家的漂亮女子,便说这女子合适作河伯的媳妇,实际上是让被选中的女子活活淹死,致使百姓多持女远逃亡。

所以西门豹决心收拾一下这些祸害,告诉他们等到给河伯娶媳妇那天告诉他,他也要去看看河伯娶媳妇,这段文言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们先来看看原文:

至其时,西门豹往会之河上。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皆会,以人民往观之者三二千人。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从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缯单衣,立大巫后。西门豹曰:呼河伯妇来,视其好丑。即将女出帷中,来至前。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后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西门豹簪笔磬折,向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西门豹曰:巫妪、三老不来还,奈之何?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邺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后,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

我们逐句来分析,至其时,西门豹往会之河上。到了给河伯娶媳妇的那一天,西门豹来到了河边。这句话没有什么可多说的。

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皆会,当地大小官员,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齐了。三老,古代掌教化之官。乡、县、郡均曾先后设置。《礼记·礼运》:故宗祝在庙,三公在朝,三老在学。《汉书·高帝纪》上:举民年五十以上,有脩行,能帅众为善,置以为三老,乡一人。择乡三老一人为县三老,与县令丞尉以事相教。

以人民往观之者三二千人,老百姓前往看热闹的有两三千人,充分体现了中国人围观者旁观者的心态。

这个场景其实很值得玩味,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再加上老巫婆一共有多少人,撑死了算五十人吧,而看热闹的老百姓就有两三千人,再加上没来看热闹的怎么也得有上万人吧,这上万人就被五十人欺压着,愚弄着,丝毫不想着怎么去反抗,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多么可悲。西门豹是战国时代的人,难道从战国时代起,中国人就这么没有血性了吗?以至于到后来几个士兵就可以押着几千中国人?

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这个巫师,是个老娘儿们,已经七十来岁了。巫,古代所谓能以舞降神的人,主管奉祀天帝鬼神、为人祈福禳灾,并兼事占卜、星历之术。后来演变成为专门以装神弄鬼骗取财物为职业的人。

在《骆驼祥子》里,虎妞难产时祥子也请了个陈二奶奶这样的老巫婆来跳大绳。

从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缯单衣,立大巫后,老妖婆的女弟子有十个人,都穿着有绸子的单衣,站在老巫婆身后。皆衣缯单衣,第一个衣是动词,穿着的意思,第二个衣是名词,衣服。这句话也暗示了这群诈骗团伙从老百姓手里骗取的巨额财产,连巫婆的徒弟都穿着绸子的衣服。话剧《茶馆》第二幕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唐铁嘴跑进茶馆里面,王掌柜本来要轰他出去,可一看他的穿着,说:呦,我说,你混得不错啊,穿上绸儿的了。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看西门豹是如何惩治这个诈骗团伙的,可以说西门豹非常有谋略,也非常有策略,有理有利有节,进退有据。

西门豹曰:呼河伯妇来,视其好丑。西门豹说,把准备嫁给河伯的女孩叫过来,我看看她的模样是好看还是难看。看到这里,读者可能以为西门豹不安好心呢。

即将女出帷中,来至前。人们随即把那个女孩从帷帐中扶出来,来到西门豹的跟前。因为前文交代了,这个以老巫婆为首的诈骗团伙为了把事情搞得像那么回事还给这个女子在河边建了个斋戒的房子,悬挂着红黄色的帷幕。

骗子要骗人也是要下一番功夫的,当然这些钱也全都是从老百姓身上骗来的。

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后日送之。西门豹审视了这个女孩,对三老,巫祝、父老等这个诈骗团伙说,这个女孩长得不好看,烦请老巫婆去给河伯送个信,咱们再给河伯找个好看的女孩,过几天送过去。妪,本身就是老年妇女的统称,还有个字叫做媪,也是同样的意思,但这个字的读音是袄,千万别读成温。

西门豹可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跟着一起在演戏,顺着诈骗团伙的逻辑,让他们无法拒绝。下面我们看看西门豹是如何处理诈骗团伙中的几类人。

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

马上让吏卒抱起老巫婆扔到了河中。对待这个诈骗团伙的核心人物----老巫婆,一点不犹豫,因为她是罪魁祸首,是她最开始宣称要给河伯娶媳妇,每次给河伯娶媳妇她都是最积极的灵魂人物,所以对待她西门豹没有丝毫的怜悯,符合首恶必办的精神。

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这老巫婆怎么去这么久?派个弟子去催促一下。就把一个弟子扔到河里去了。趣,在这里是催促的意思,读音也是促。西门豹依旧按照诈骗团伙的逻辑,并没有戳破他们的骗局。

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过了一会,西门豹说,这个弟子怎么去得也这么久?再派一个弟子去催促一下吧。于是又把一个弟子投到河里去了。一共往河里投了三个弟子。

对待老巫婆的弟子,西门豹也没有手下留情,我觉得这里有几个原因,一、这些弟子跟着老巫婆没学好,可以说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死有余辜,而且这老巫婆和弟子们只是精神上控制老百姓,但毕竟无权无势,没有背景,惩治起来比较容易。二、上文说了老巫婆有十个弟子,但西门豹只把三个弟子投到河中,估计西门豹是觉得已经起到威慑作用了,也不用把事情做绝。这就是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的策略。既起到了惩治坏人的目的,又不把事情激化。

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西门豹说,老巫婆和弟子都是女的,不会学舌,烦请三老去跟河伯说一声吧。于是把三老投到河里去了。

惩治完巫婆以及弟子这个小团体,西门豹开始惩治当地官员系统了,西门豹仍然是在河伯娶媳妇这个前提下说话办事,诈骗团伙只能吃哑巴亏。西门豹选取的对象也很有讲究,他选择了三老,而没有选择其他官员,上文说了,三老是古代掌教化之官,是负责当地风俗教化,也就是搞精神文明建设的,这种给河伯娶媳妇的事本身就是大搞封建迷信,愚弄百姓,并且搞得民不聊生,这个三老就是罪魁祸首,就应该得到惩处,并且从实权上来讲,三老没有什么实权,可以说是个软柿子,西门豹当然要挑软柿子捏了。

西门豹簪笔磬折,向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簪笔磬折,古代插笔备礼,躬身作揖,表示恭敬。

西门豹还是顺着河伯娶媳妇的逻辑,恭恭敬敬地站在河边。长老还有旁观者都又惊又怕。一是看到把几个人扔到河里去这个场面很骇人,第二也是怕西门把下令把自己扔到河里去。

西门豹一直在跟这个诈骗团伙演戏,那么这场戏如何收场呢?难道要把所有成员都扔到河里去吗?那肯定不行。

西门豹曰:巫妪、三老不来还,奈之何?西门豹说,老巫婆和三老还不回来,怎么办?

西门豹说话语气开始改变了吧?之前都是说老巫婆还不回来,派一个弟子去催促,弟子还不回来,再派一个去。都是直接给出答案,直接给出解决方法。而这次,西门豹只说这些人还不回来,怎么办?只提出问题,并没有说要再派一个人去。这就是逐步开始收场了。

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西门豹做出了打算再派廷掾或者豪长者中的一个人去催促,也就是给扔河里去的这样的一个姿态。廷掾是当地辅佐县令的官员,豪长者就是当地的土豪劣绅,基本上就相当于《红楼梦》里门子给贾雨村的护身符上的名单。

注意,西门豹是打算再派一个人,而不是决定派一个人,这样表态,一是可以震慑这些廷掾和豪长者,告诉他们自己有惩治他们的想法和权力,让他们服服帖帖,二是并不是真这么去做,没有去逼迫这些有权有势的人跟自己翻脸,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西门豹对这些土豪劣绅当地的地头蛇也是有所忌惮的。三,也是考虑到留着这些官员将来给自己办事。

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廷掾和豪长者都趴在地上磕头求饶,磕的头破血流,害怕的面无人色。

可见西门豹的震慑作用起到了效果,目的达到了。那么西门豹就开始见好就收了。

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西门豹说,好吧,那暂且再等一会吧。诺,表示好吧,答应,有点像清朝下级回答上级的喳。须臾,表示不一会,很短的时间,但经过计算,一须臾等于现在的四十八分钟。西门豹语气继续变软,慢慢地给自己台阶下,这场戏要收场了。

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过了一会,西门豹说,官员们都起来吧,看样子是河伯太热情了太好客了,肯定是好吃好喝好招待。你们都回家吧。西门豹自始至终都没有戳穿河伯娶媳妇的把戏和骗局,可以说到最后还再给这个诈骗团伙圆谎,这就是看破不说破的境界。从策略上讲,西门豹也不想把这些官员继续往河里扔了,但怎么处理才能顺理成章呢?西门豹说的很高明,状河伯留客之久,给大家都有台阶下,都留有余地。

邺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后,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邺县的官员和老百姓都又惊又怕,从此以后,没有人再敢说给河伯娶媳妇了。

到此,我们可以看出西门豹的手腕很高明,你们这个诈骗团伙不是打着给河伯娶媳妇的旗号行事吗,那我也打着这个旗号,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始终不戳穿这个骗局,你们骗人,我就跟着演戏,顺着你们的逻辑体系,让你们吃哑巴亏。然后处理惩治不同人采用不同的手段,恶贯满盈而且没有什么权势背景的巫婆就杀无赦,不是那么罪大恶极而且又有权有势的官员就在在心理上威慑一下,让他们不敢再助纣为孽。而且留着这些官员还有一层考虑,就是西门豹是来治理这个地方的,得依靠各级官员去具体办事情,所以不能都杀了,都杀了谁来干活呢?自己一个光杆司令那就什么也干不成。而且既不能把这些官员逼急了要跟西门豹鱼死网破的地步,也不能让他们消极怠工的不干活,既要让他们害怕,又得让他们服服帖帖的去干活,所以这个火候分寸力度得拿捏好,西门豹就掌握的很好,完全是策略得当进退有据有理有利有节。

西门豹之后就率领百姓建造了十二座水渠,引水灌田,使得老百姓能够享受到水渠的便利,庄稼丰收,生活富足。可见西门豹不仅有打击诈骗团伙惩处犯罪集团的霹雳手段,也有治理地方为民所急的菩萨心肠。

----------------------------------